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筱(俊亭)派评剧艺术博客

襟怀袒荡 荣辱不惊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
天津中老年时报“瞧这一家人”征文(2010-5-28)  

2010-05-28 21:21:52|  分类: 默认分类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
天津中老年时报“瞧这一家人”征文(2010-5-28) - 筱万 - 筱(俊亭)派评剧艺术博客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1948年在天津,筱俊亭(左四)与大姐张秀亭(左三)、三妹张玉亭(左二)及女儿刘彩玉(右一)、大姐女儿狄淑琴(左一)留影 

 

大姐支撑着我的家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筱俊亭

 

1921年腊月出身于天津贫苦家庭,6岁那年,以做木工活养家的父亲积劳成疾撒手人寰。母亲走投无路,只好把14岁的大姐押给有钱人家作使唤丫头,换回些钱,安葬了父亲。大姐小小年纪就受尽了人世间的凄凉侮辱,直到20多岁后,我已经学了戏,能挣点儿钱了,母亲又四处求借,才将大姐赎回家中。大姐善良,被押期间受了许多苦楚,也没有埋怨母亲,她理解母亲的难处,攒一点儿钱,就想办法捎给母亲,补贴家用。我学戏后第一次穿用的像些样子的戏装,就是姐姐花10块钱给我订做的,我穿着这身服装照了平生第一张剧照,那年我15岁,已学了7年戏。

姐姐20多岁被赎出后,由母亲做主,嫁到北京丰台,日子一直过得清苦。1954年,我调到沈阳评剧院后,终日忙于创作、演出,无暇顾及家庭,大姐心疼我,毅然来到沈阳,照顾我的家,每天做饭、洗衣、招待宾朋,家里的所有大事小情,都不用我操心。那时我的生活负担很重,我的公公婆婆、大伯子、小叔子、大姐北京的家人、我妹妹、我大女儿,这些亲戚,有需要我按月寄钱的,有需要我随时接济的,有欠了饥荒需要我还的,每月我开了工资,大姐都给安排得井井有条,没有出现过矛盾。那些年,我不间断地创演了一出又一出剧目,创一出就成功一出,唱一段儿就红一段儿,许多脍炙人口的好戏,至今传唱不衰。我年年被评为先进工作者、三八红旗手。这些成绩的取得,蕴含着大姐无限功劳,没有大姐支撑我这个家,我是不可能多少年心无旁搞创作的!

大姐给了我无微不至的关爱。节粮度荒年代,大姐都是做两样饭,有限的一点儿细粮,留给我和爱人吃,她则带着我女儿等家人,好歹凑合。文化大革命,我遭受非人折磨,终日干重活、脖子上挂着牌子挨批挨斗,家里被抄的只剩下几件内衣。是大姐看守着我这个家,照顾着我的孩子。我挨打挨骂一天后,回到家有大姐给我做的热饭热菜,大姐开导我:“一切散失了都不要紧,只要你人还活着,就能慢慢再积累!”大姐让我感受到家的温暖,我没有“畏罪自杀”、“自绝于人民”。

“文革”如火如荼时期,大姐作为“反革命家属”,被遣回原籍北京。后姐夫病故,我落实政策重返舞台,又将大姐接到我身边。大姐依然帮我料理家务,辅养我的第三代孩子。有大姐的帮助,我没有生活负担,一直活跃在舞台上,直到70多岁,还率团在各地巡回演出,彩唱我的一些代表剧目。

大姐82岁那年腿部摔伤骨折卧床,到1998年夏天以86岁高龄辞世,在床上躺了四年半。我在她身边搭了一张床,日夜陪护,伺侯了她四年半。大姐去世时,我正应邀在辽宁海城参加名家演唱会,接到家中电话,非常难过!怎奈当地许多观众慕名看我演出,我不能让大家失望,没能送别大姐。2004年秋天,我以自己的退休金为大姐置办了墓地,让大姐永远安眠在家乡天津的热土上。

大姐对我的支持、帮助与爱护,我永远也不会忘记。(万江整理)

 
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181)| 评论(5)
推荐 转载

历史上的今天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8