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筱(俊亭)派评剧艺术博客

襟怀袒荡 荣辱不惊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
翰墨飘香忆吴老(原创文章 谢绝转载 违者必究)  

2009-07-13 14:58:29|  分类: 默认分类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
 翰墨飘香忆吴老(原创文章  谢绝转载  违者必究) - 筱万弘筱 - 筱万弘筱博客

 我与吴老在一起

 在我家客厅,悬挂着一副书法作品,“鸾翔鹤舞”四个遒健秀丽、潇洒灵动的大字,为我家增添了“静雅”之气。每每欣赏这副作品,我眼前总会浮现出老戏剧家吴同宾先生清癯的身影、慈祥的面庞、谦逊和蔼的笑容……

 我与吴老并不熟识,仅一面之缘并几次通话。由于有缘自幼接触众多老一辈梨园名家,工作后虽没成为戏曲界一员,却也与戏曲界有着较为密切的联系,时常总结、撰写老祖母艺术人生资料及戏曲评论文章。吴老是知名戏曲理论家、教育家,我对他极其崇拜。他不仅关心戏曲事业,还对社会主义精神文明建设投入极大热情,经常在报上对媒体、街头宣传文字中的错误予以纠正,每每看到他的文章,我总会认真拜读,受益极深。梨园界素有喜爱书画的传统,我受到熏陶,也对书画极感兴趣,珍藏了许多老一辈梨园前辈的翰墨丹青。我久闻吴老家学渊源,在书法上有非凡造诣,一直想求赠吴老墨宝,心内几番斗争之后,还是于2001年9月斗胆给老人写信表明心愿。信寄出后,我又懊悔不已,吴老年事已高,精力有限,又享誉剧坛,能给我这个毛头小伙子题字吗?不想,很快我就接到吴老电话:“您是万江吗?我是吴同宾,我经常看到您的文章,您写的是难得的史料,很好!很流畅!您要的字,我给您写好啦,方便时来取吧”。吴老一口一个“您”,又夸赞我文章写得好,直说得我面红耳热,羞愧不已。真没想到,如此有名望、有成就的老前辈,竟会如此谦逊温和!

 翰墨飘香忆吴老(原创文章  谢绝转载  违者必究) - 筱万弘筱 - 筱万弘筱博客

 

 老人的家极其俭朴,并无豪华家电与家具,唯有沿墙满架的古旧线装书和文学、戏剧、书画方面的书籍,以及墙上悬挂的名画家范曾的国画作品和吴老父亲、书法大家吴玉如公的书法作品,折射出房屋主人学养与品位的不俗。正在写作的吴老热情地站起来迎接我,老人较为瘦弱,看起来身体并不很好。我刚坐定,他便急切地取出书法作品,慈祥地看着我说:“我写得不好,您留个纪念吧。真没想到您原来是个小青年儿,您奶奶和您熟识的这些戏曲界老人儿,全是‘宝藏’啊,每个人都有写不尽的资料,您要多留意,多写,把他们的表演艺术总结出来,传流后世,这也是为戏曲做贡献……”老人很高兴,谈兴甚浓,跟我回忆起自幼看戏和向文学前辈沈从文学习的经历。怎奈,我们的聊天总被电话打断,聊一会儿就有电话打进来,有向吴老约稿的,还有向他请教的。印象较深的是一位喜欢古典文学的年轻人向吴老求教“轻车简从”的读法,吴老严肃地告诉他:“电视里读轻车(chē)简从(cóng)是错误的,应该读轻车(jū)简从(zòng)”,吴老还详细说明了为什么要这么读以及这个成语的含义和出处。我看老人家实在太忙,就起身告辞了。临出门,我真诚地说:“您岁数大了,是我爷爷辈份的,我单位离您家这么近,以后有搬挪重物等杂活儿,您尽管给我打电话,我一定来!。”老人连连道谢,并执意送我到楼梯口儿,下楼后,我回头看到老人站在阳台向我挥手告别。此次见面,虽未及长谈,但老人的博学多识、谦逊温和,却给我留下了终生挥之不去、深刻而美好的回忆。

 后来,我在为评剧老艺术家李福安爷爷写小传时,提到《玉堂春》,一时拿不准“洪洞县”的“洞”,是应该按发音写成“洪同县”,还是应该写成“洪洞县”,便打电话向吴老请教。吴老当即告诉我:“应该写‘洞’,这个字在这个词里就读‘tóng’,这个地方确有其地,我曾去过,在山西南部临汾市东北约50里处……”,老人还顺便向我介绍了洪洞县大槐树的传说和与之相关的‘解手’一词的由来。老人家知识如此渊博,脱口而出娓娓道来,尽其所知的给我以耐心指点,真令我激动万分!

 又有一次写稿子,我不知“天昇戏院”的“昇”字该写哪个,就又一次打电话向吴老请教,吴老仍是脱口而出,应该用哪个字,这个戏院位置在哪儿,哪些名角儿在那演出过,说得极为详尽。每次我表示感谢时,吴老总会说:“您随时来电话,难得小青年儿能传承戏曲方面的写作,和您聊我高兴。”每次我真诚地表示“您有重活儿就找我”时,老人也总会高兴地说:“有事儿我找您!”

 但是,吴老终究没有找过我!或许老人觉得我既不是他的学生,又不是他的亲戚,不愿意给我添麻烦吧?!后来,我忙于装修房子,忙于结婚,婚后又忙于撰写老祖母艺术人生回忆录的书稿,再后来儿子出世,琐事缠身,本职工作又忙,许久没有发表文章,我觉得没有可以向吴老汇报的小成绩,也就没再给他打电话。但我仍然一直通过报纸关注着他,每隔一段时间看到老人发表的文字,就知道他身体尚好,如果较长时间看不到他的文字,心内便隐隐担忧。

 2005年11月初我出差返津,翻阅存留数日的报纸,猛然看到吴老辞世的消息,心中真如同打翻了五味瓶。出差前几天还看到吴老纠正电视中错别字的文章,以为老人身体尚好,不想,仅数日,竟辞世了。像吴老这样学识渊博又诲人不倦的敦厚长者离去,实在是戏曲界无法挽回的重大损失!因为得知消息已晚,我没能送别吴老,又听说他的老伴因年老体衰,还一直被瞒、不知他辞世的消息,我亦未敢往吴宅打电话慰问。心中,一直怀有对吴老真挚的谢意和深深歉疚之情!

 这副“鸾翔鹤舞”书法作品,成了吴老留给我的珍贵纪念,我一直视为“镇宅之宝”,经常擦拭、欣赏,每每站在字前,耳边似乎又传来吴老的谆谆教诲……

             万江文   发表于《天津日报》

 

 
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101)| 评论(0)
推荐 转载

历史上的今天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8