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查看详情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筱(俊亭)派评剧艺术博客

襟怀袒荡 荣辱不惊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
向大家介绍一位梨园老英雄(一)  

2009-06-07 19:45:54|  分类: 默认分类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
         向大家介绍一位梨园老英雄(一) - 筱万弘筱 - 筱万弘筱博客

    2007年5月,我回南京参加大学毕业十周年聚会,专程转道杭州看望宋爷爷

 

  梨园界,向有喜爱书画的好传统,我没能入了梨园界,多少受了点儿熏陶,很喜欢字画,这些年来,因为有缘结识一些梨园前辈,我也有幸珍存了一些京剧、评剧、曲艺界名家的字画,倒不是想升值赚钱,应该也不能说是附庸风雅,就是喜欢,我家的几个屋子,这些字画轮流悬挂,每每工作一天,身心疲惫,回到家里看到这些字画,还真有神清气爽的感觉,这也是自己的小快乐吧!一幅字画一段情,珍存着我与老艺术家的情谊。这些字画里,我最为珍爱的,就是今年已经寿高94岁的杭州京剧老前辈、人称梨园老英雄的宋宝罗爷爷给我画的画儿和题写的书法。每每看到老爷子的画作,我总觉得老爷子就在我身边,在笑眯眯地看我,心里感到亲切极了。我有缘与宋老相熟,我也从来没有把老爷子看成难以接近的大师泰斗,觉得老爷子就是家里慈祥的老爷爷。虽然老爷子远在杭州,只要有机会,我每年也总要一两次去看看老爷子,平时也是经常通电话,老爷子九十多岁了,耳不聋,眼不花,手不抖,天天在家画画儿,过得开心极了。每每问候或是向老爷子讨教他的艺术经历,老爷子思维敏捷,我问啥,他马上会说出哪年哪月发生什么事儿,一点儿没有老态龙钟的迹像。前两年把和老爷子聊天儿的一些素材整理了一下,曾发表在《津门曲坛》杂志上,现分段儿贴出来,让大家也了解一下老爷子和天津的缘份吧。同时,也祝亲爱的宋爷爷健康长寿!!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 宋宝罗的沽上缘 

向大家介绍一位梨园老英雄(一) - 筱万弘筱 - 筱万弘筱博客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2007年九九重阳,92岁的老英雄到北京参加演出,边唱主席诗词,边画了一幅雄鸡图

   2007年九九重阳节,数十位京剧老艺术家齐聚京城,为全国观众奉献了一场堪称“绝版”的演唱会,参演名家阵容之硬整,流派之丰富,演出效果之精妙,均属数十载罕见。“攒底”出场的,是一位鹤发童颜,仙风道骨的老人,他一袭红装,银髯飘洒,嗓音嘹亮,且唱且画,一曲毛主席诗词“人民解放军战领南京”唱毕,一只昂首高歌的雄鸡国画亦在短短五分钟内画完。此情此景,简直就是京剧与中国传统文化一脉相承的绝妙舞台写照!

  在大师云集的这场演唱会中,何人有如此威望如此技艺能艺领群芳最后出场?他,便是寿高92岁的杭州老艺术家宋宝罗。宋老出身京城梨园世家,父亲宋永珍艺名“毛毛旦”,是久负盛名的梆子刀马、花旦演员,后世名旦筱翠花、尚小云都曾向他讨教;母亲宋凤云,是京剧史上第一位女丑,举凡丑角应工之戏无一不精,且声望极高,人称“名妈”,青年坤伶孟小冬、孟丽君等都是其义女。宋宝罗在如此艺术氛围浓郁的家庭中成长,学戏是必然的。他不仅戏唱得好,在书画、篆刻方面,也有极高造诣。他画的大公鸡,曾让毛主席爱不释手,连同画板均带入中南海收藏;他篆刻的印章,亦深得徐悲鸿、齐白石等诸多大师、名流喜爱。

  向大家介绍一位梨园老英雄(一) - 筱万弘筱 - 筱万弘筱博客

老爷子自己刻的闲章:我的画不换钱

许多人都知道这位艺坛方家久居江南,却不知老人家对津门有着深深的情愫!在八十余载漫长的艺海生涯中,宋宝罗几乎走遍了中国。岁月如流,许多地方,许多事情,老人均已淡忘了,唯有津门这方热土,还让他萦绕心怀,挥之不去。因为,这里,曾让他初出茅庐即遭受磨难;这里,曾留下他刻骨铭心的永恒初恋;这里,是他金石篆刻的起点,这里,他又得以重返舞台――

 向大家介绍一位梨园老英雄(一) - 筱万弘筱 - 筱万弘筱博客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 出道受挫  津门学艺

 宋宝罗天资聪颖,学戏极快,父亲望子成龙,请来诸多名师严格教授。他也争气,小小年纪,老生、老旦、花脸甚至青衣戏,无所不精。他七岁登台,即获“平剧神童”美誉,九岁,父亲就为他和哥哥们建立班社,由他挂头牌巡演于京、津、冀、鲁、豫、晋各地,走到哪里红到哪里。世上的事情往往不是一帆风顺的,他十岁那年巡演至天津劝业场天华景戏院,打炮戏《定军山》,赢得津门观众如潮好评,过几天贴花脸戏《草桥关》,由于给他勾脸的化妆人员没有油彩,使用了黑锅烟,结果致使他右眼中毒,先是红肿,后来竟完全失明。这场飞来横祸使全家人焦急万分,急返京延医求治,经一年多治疗,眼病才略有好转。宝罗休养其间,父亲并没放松对他的要求,依然终日繁忙,上午学戏,扩展戏路,下午听评书,增长历史知识,晚上看名家的戏,吸取优长。这一时期,他遇上了名师雷喜福,雷喜福是喜连成科班(创建于光绪30年,富连成前身)第一届学生,梨园界人称“大师兄”,以念白、做工见长,他的拿手戏《四进士》、《一棒雪》、《九更天》、《审刺客》、《盗宗卷》等令人叫绝,马连良、谭富英、高庆奎早年都跟他学过戏。宝罗眼病稍好转后,向他学了很多戏,大大拓宽了戏路。那时,津门天祥市场的“小广寒”戏院专演京剧,1928至1930年连续三年,雷先生每年夏天都应邀在这里唱三个月,宝罗也跟随前来,一则,在雷先生前面演出,同时也抓住一切机会向先生学戏。那时雷先生正是三十几岁,年富力强,给宝罗说了五十余出戏,有些费很大工夫学会的戏,宝罗一辈子都未能在台上演过。雷先生艺术上有造诣,脾气也极古怪,他喜欢养狗、养鸟、养蛐蛐、养蝈蝈、养花,宝罗自幼就在“宋家班”挂头牌,娇生惯养,却也不得不早晨6点即起,给狗洗澡、把鸟笼子整理好、把毛豆嚼好喂蝈蝈、把桌椅擦干净,给先生沏好茶,等雷先生9点多起来,蛐蛐、蝈蝈一叫,狗也过来了,一闻还挺香,这才把宝罗叫过来开始说戏。他性子急,一遍、两遍,到第三遍如果还不会,就要打骂了。忆及少年时代在津门这段学艺生涯,宋宝罗感慨良多:苦归苦,雷先生的严格,对我日后的发展确实起到了非常关键、重要的作用,我二十多岁到上海演出,都是靠唱雷先生教我的、南方不唱的戏,才得以扎住脚跟,逐渐走红……
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188)| 评论(2)
推荐 转载

历史上的今天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8