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筱(俊亭)派评剧艺术博客

襟怀袒荡 荣辱不惊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
转载一位网友对老太太的评论  

2009-06-06 22:01:14|  分类: 默认分类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
 

转载一位网友对老太太的评论 - 筱万弘筱 - 筱万弘筱博客

 

 09523在家中,此照拍摄者为评剧界著名活雷锋、著名评剧活动家、著名戏剧摄影家、全国知名度排名第三的历史教员(一般一般,全国第三)九河下梢先生

     刚开搏没几天,登录的朋友还挺多,有几位朋友留下了热情洋溢的祝福,我  读给奶奶听,老太太高兴地喜眉笑眼儿:“你就说谢谢大家,我好着呐,让大伙儿放心,以后有机会我再给大家唱!”。一个同事无意中在我QQ的个性留言里看到我开博的消息,他随意登录看了看,知道了我这个博是宣传筱派艺术的一个窗口,这个同事是山东人,对评剧也没啥感情,也不熟,可偏偏他无意中看到一个署名“东东枪的枪”的博客,那位博主喜欢老太太的唱,对老太太有个评价,我这同事就贴给了我,我看了看,真好,评价的真好!我就没有这个水平、这个文笔能写出这样恰当的评价。现把这篇稿子贴给朋友们看看,也感谢这位东东枪的枪朋友。

 

  前些天,10li老师在网上跟我聊起,说是买了一大堆评戏DVD。我听罢跟他说的第一句话是:“推荐筱俊婷的一切!”而他同时发过来的一句话是:“第一出先看的筱俊亭的《对花枪》,就没见过这么俏的老太太!”

  以前也提到过,《对花枪》这段我最早听的是马金凤的豫剧版,觉得好听。之后听了京戏,觉得不靠谱儿,但也能听。后来听到筱俊亭的评戏版,才顿觉今是而昨非,以往所听的一切都是浮云。

  我虽未在博客里贴过在这段的音频视频,但也曾多次提到过这段——实在是因为这是最近这些年我反复听的最多的一段评戏。

 最近几个星期,我又集中听了大批以前没听过的评戏唱段、评戏演员,但听来听去,相比之下,最爱的还是筱俊亭,还是这段唱。

“老身居住南阳地,离城十里姜家集。老爹爹自幼学武艺,我的老娘亲贤德称乡里。未生多男与多女,只生下老身独自己,与我取名就叫姜桂枝。大比年文帝爷开科举,普天下的众举子赴考期。有一个淄川的小罗艺,他行走路过姜家集,一路上受风霜病倒我们家庙里,命在旦夕。老爹爹把他救回府,请医与他调治,病痊愈在客厅又大摆宴席。小丫环上楼来对我言讲,她言说我的姑娘啊,我的姑娘啊,咱们府里来了一位俊公子,你何不去看看去。我带领小丫环把楼下,到在前厅的屏风后边偷偷的相女婿。见罗艺虽然是大病刚痊愈,却还是精神饱满不萎靡。说话通文又达理,浓眉大眼他的相貌出奇。

   我看罢罗艺我的心欢喜,到在后宅去对我的母亲提。我对她说,娘啊,女儿我年长到十九岁,愿在娘的身旁孝顺你。可是娘啊,娘啊,你要懂得,女大当嫁男大当娶,哪有个一辈子不嫁人的老闺女。我的母亲解开了我的话中意,她叫了一声桂枝呀笑嘻嘻。说咱们府内有位公子名字叫罗艺,论岁数今年才二十一。要说起来男大两岁倒也般配,可惜是呀外乡之人不相宜。我一听我的娘她不愿意,我把脸一沉头一低,小嘴儿一噘扭过去,我梗着个脖子耍脾气,我说一辈子再也别把那个亲事提。

  老娘亲一见我生了气,急忙忙与我的父前去商议。二爹娘应下了这件亲事,就命我们二人拜了天地。有一日我们夫妻到花园里去玩耍,刀枪剑戟摆得齐。他问我何人在此练武艺,我对他说,这些个兵刃都是为妻我耍的。姜门的花枪是绝技,你若是愿意学呀,为妻我就教给你。这花枪他学了七十二,还有那三十二路他未学齐。文帝爷二次又开科举,罗艺他进京心切急。我送他二门以外大门以里,我的知心的话呀对他提。我言说身怀有了孕,叫他与儿把名起。他言说生一子名叫罗松,生女起名依着我的妻。

  罗艺他进京去赴试,那一年是甲子年闰月八月十五天明寅时我儿他降生的。自从罗艺进京去,雁渺鱼沉无信息。我的罗松儿他年长到二十一岁,我与他定亲娶了妻。这媳妇也是一位将门的女,所生下孙儿和孙女,姜门的花枪都学齐,可算得弓马娴熟四海无敌。

  我的罗松儿先中秀才后中举,对子马报喜来到姜家集。亲戚邻居他们都来贺喜,屋里院内挤得满满的。这个说我的罗松儿好,那个说老身是个有福的。我正与亲友来谈论,我的儿也进房来面带愁思。他言说听大街谈来小巷议,说他是个有娘无父的儿呀,一句话问得老身心惨凄——我与罗艺分别的时候我才二十二呀,老身我今年都六十一。这几十年的日子可怎么过来的?母子们抱头泪悲啼。

  来了个跑外的乡亲言说见过罗艺,他在那瓦岗寨上举义旗。那我们举家这才离开南阳地,我带孙女,和儿媳,家奴、院公和仆女,跋千山,涉万水,白发苍苍,来找我的女婿…… ”

单说这段戏文,也是上品——

 前头从娇俏的少女情怀,到甜蜜的闺房之乐,般般犹在眼前,句句如在耳畔,描摹的细致生动,显然是数十年来时刻挂在心头。

 然后谈夫妻分别,独力把儿子养大成人,撑起这一户人家,如何辛苦也并不细说,甚至连这四十年的孤独也完全略去不提,一句“自从罗艺进京去,雁渺鱼沉无信息”就轻飘飘带过,叙述简略而流畅,似乎转瞬就已儿孙绕膝。

 再然后,儿子喜获功名,乡邻齐来道贺,大喜之时,陡然转到“听大街谈来小巷议,说他是个有娘无父的儿啊,这句话问的老身心惨凄……”,并不拖沓煽情,歌者听者却在此刻同一恍然,仿佛到这时才想起“这几十年的光景是怎么过来的”。之前的甜蜜,不过一场旧梦,此刻骤然醒来,才发现两鬓早已斑白。

这大略与王宝钏的那声“哎呀,老了~~”异曲同工,但有了前头的甜蜜回忆和此刻的喜悦场景,就比王宝钏那句更动人心魄——这就是为什么我在把这一段连续听了五六年,自己从头到尾哼也哼了不知道多少遍之后,每次到了这几句,还都是万箭穿心一般。

  这才叫蓦然回首。

  这段还有早年的一个录音版,我觉得很多细节比以上视频中这个晚年live版处理的更细致,更对,更好。而老年时的演出,则更自如随意,老太太在台上真是随心所欲不逾矩,入了化境了(看全剧更能体会这点,除了《对花枪》,晚年的《打金枝》、《杨八姐游春》等全剧视频网上都很容易找到)。
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261)| 评论(3)
推荐 转载

历史上的今天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8