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筱(俊亭)派评剧艺术博客

襟怀袒荡 荣辱不惊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
 接着给您介绍梨园老英雄宋爷爷  

2009-06-11 18:31:07|  分类: 默认分类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
 接着给您介绍梨园老英雄宋爷爷 - 筱万弘筱 - 筱万弘筱博客 

老爷子最爱画大公鸡,也最擅长画大公鸡,画了一辈子。老爷子为各界名人画鸡无数,曾四十余次为毛主席演出,他的大公鸡连同画板均被毛主席带到中南海收藏

 

篆刻生涯  永恒初恋

1931年,宋宝罗15岁,眼病完全好转,戏越唱越红,嗓音也越唱越亮,人称“唱不败的金嗓子”,哪知又遭磨难,就在那年夏天,宋宝罗在河南连演数月,劳累过度,声带受损,不能出声了。医生诊治,必须长期休息和治疗,今后能否重返舞台,尚未可知,宋宝罗再一次面临人生抉择。

不能演戏了,但宋宝罗的心仍恋着舞台,每天以抄写旧剧本默戏、识字。当时他家住在北京延寿寺街,紧邻京都文化荟萃之地琉璃厂,这一带属文艺区,很多著名演员、画家都住在附近。经故宫博物院理事、著名画家马湛汀熏陶、引领,宋宝罗对书画产生浓厚兴趣,由于经常跟随在马老身边,有缘结识齐白石、于非闇、徐悲鸿、张大千、徐燕荪、李苦禅、陈半丁等诸多画界方家,后又拜于非闇为师,专习工笔花鸟及篆刻。有名家的指点,有自己的刻苦努力,宝罗技艺精进。1934年春,北京最早的美术界学术组织——湖社在中山公园水榭园林举行笔会,几位名画家合作《春回大地》丈二尺幅,徐悲鸿开笔画了几只麻雀,题款时才发现没带图章,宝罗机灵,连忙躲到角落刻就一方“悲鸿”朱文印章。徐悲鸿十分高兴,在画上盖了这方印并连连称赞:“刻得好!宝罗日后可专门治印,必定鸿图大展!”

 接着给您介绍梨园老英雄宋爷爷 - 筱万弘筱 - 筱万弘筱博客 宋爷爷青年时代

1935年夏的一天,湖社在水榭举办京、津、沪联合画展,有一位天津美专松声画社去的姑娘张琦,带去两幅画参展,一幅是松声社社长赵松声作的山水画,另一幅是张琦自作的仕女图。宝罗的画作和印章也跻身展览中,张琦看着齐白石的一幅《月明人静时候》上印的一方“一切画会无能加入”闲章久久没有离去,她被那精美的刀工迷住了,同时也没明白印文的含义。那印章是宋宝罗应齐白老之约刻就的,表明了老人出名以后频繁被邀参加画展的疲惫心情。经熟人引见,张琦和宝罗得以相识,没想到那精美、老到的印章竟出自如此英俊儒雅的少年之手,张琦欣喜非常。宝罗也为眼前这位娴静、端庄的女学生所吸引,二人一见钟情,由艺术上的倾慕,转为心灵上的依赖,经常相约观看画展,切磋技艺,大有相见恨晚之感。画展结束,二人依依惜别。

转眼间几个月过去了,宋宝罗之母宋凤云领衔的京城著名坤班“奎德社”因故重组,以唱新戏为号召,成立“同德社”,赴天津北洋戏院演出《啼笑因缘》、《春阿氏》、《渔光曲》等剧目,宝罗思念恋人,随母来到天津。张琦意外地见到宝罗,高兴得热泪盈眶,她很快介绍宝罗加入了天津美专松声画社学画。那是一段甜蜜的岁月,二人终日形影不离,宝罗只要不在赵松声先生家里学画,就和张琦在一起。张琦的父亲张影香是银行家,任河北省银行天津分行的副总裁,很有文化修养,还是一位诗人。张琦在父亲的熏陶、培养下,知识也很丰富,她除了经常和宝罗一起谈书论画,见宝罗制印有前途,还买来《六书通》、《钟鼎文》等篆刻方面的书籍,与宝罗一起研究印技,宝罗制印时,她也总是陪在身边,帮他磨石头,查字典。在她的辅佐下,宝罗印技大进。松声社社长赵松声先生为津门名流,交际广阔,他见宝罗刻苦勤奋有天赋,对他也极为喜爱,逢艺术活动就将他带在身边,由此,宝罗又拜识了许多名家,如前清遗老、钟鼎文专家金锡侯,溥仪的老师、书法家陈宝琛,国民党元老、草书名家于右任,民初总统、书画家徐世昌,大书家华世奎,南开大学第一任校长张伯苓等。在这些名流安排和介绍下,他先后在中华书局、劝业场“梦花室”、天祥市场书店和一家南纸店正式挂牌治印,老先生们又为他定下润格:每个字大洋一块,字过大、过小都要加费,边款每五字按一字计算,而且还规定仿样不刻、劣石不刻。经这些名家的推广,宝罗声名鹊起,获“刻字大王”美誉。他曾将为诸多名流所刻的印钤在印谱上,众名家纷纷为他题词。徐世昌题的是“铁划银钩”,金锡侯题写“直追秦汉”,张伯苓为印谱作序,序云:吾友宋宝罗季生氏,天赋奇才,于艺术无所不能,书画之外,尤精刻石,运刀成风,一丝不走,堪与郢匠同其技,每一作品告成,见者无不叫绝……

张父为了使宝罗每月有固定收入,还在他管辖的银行里给宝罗找了份抄写的工作,并将他安排在位于官银号的银行宿舍住。宝罗幼小学戏,文化基础不好,张琦便耐心教授他财会知识,不时纠正他抄抄写写中的错误。无论从哪方面说,宝罗都对这位多才多艺、聪明多情、善解人意的姑娘极为满意。他不仅将她视为恋人、还将她看作自己的良师。张父见两个孩子如此恩爱,甚感欣慰,于1936年冬季为他们办了订婚仪式,准备1937年春为他们择吉完婚。怎奈“天有不测风云”,正当他们对未来充满无限憧憬的时候,张琦突然病倒了,经诊断为“肺痨晚期”,已回天无力。张琦一天天病情加重,宝罗暗自垂泪,忧心如焚,日夜守候在恋人身边,期翼奇迹的发生。

 接着给您介绍梨园老英雄宋爷爷 - 筱万弘筱 - 筱万弘筱博客

老爷子在二零零五年春节晚会上画大公鸡

一天晚上,月明如洗,四周万簌俱寂,张琦轻声呼唤宝罗:“我的病好不了啦,我对不起你!”,宝罗强撑笑脸,安慰道:“别胡思乱想,会好的!等你好了,咱们还要一起学画,一起制印,我还要带你看戏呢。”宝罗将高烧四十度的张琦抱在怀里,用冷毛巾盖在她额头,张琦微笑着,慢慢闭上眼睛,似乎睡着了。宝罗连日劳累,过度疲乏,也慢慢睡去了。夜半,他突然惊醒,竟发现恋人的胸口冰凉,张琦已然芳魂西去!宝罗悲痛万分,号啕大哭。他怎能不为失去自己万分中意的恋人、贤妻、良师而痛哭呢?在茫茫尘世中,何处再去寻找如此贴心的恋人?在以后数十载人生旅途中,由于数度婚姻不如意,至今宋宝罗孑然一身,心中的伤痛谁能理解?

(万江文,此文发表在天津《津门曲坛》杂志)
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110)| 评论(2)
推荐 转载

历史上的今天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7