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筱(俊亭)派评剧艺术博客

襟怀袒荡 荣辱不惊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
峥嵘岁月评剧情(载于09-12-4天津老年时报)  

2009-12-04 23:56:14|  分类: 默认分类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    峥嵘岁月评剧情(载于09-12-4天津老年时报) - 筱万弘筱 - 筱(俊亭)派评剧艺术博客

 

峥嵘岁月评剧情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筱俊亭

 解放战争打响那段时期,我正在唐山林西演出。1948年底的一天,我正练功,忽然听到远处炮声隆隆,枪声大作,不一会儿传来消息,滦县大桥被炸,解放军已然进入滦县,滦县城解放了!转天下午,我演《丁香割肉》,观众们正看得起劲儿,忽听外面一阵阵喧哗,有人跑进剧场高喊:“林西解放啦!”我们这些演员和台下的观众全都愣住了,这是真的吗?没动一枪一炮,没有伤人流血,东三矿和唐山就这么解放了?观众没有心思看戏,我也没心思演出了,顾不得卸妆,穿着剧中人的一袭青衣,跟着观众们跑到剧场门口张望。只见解放军战士穿着军装,肩头扛着枪,个个英姿飒爽,正排着整齐的队伍前进。让我吃惊的是,前边带路那个人,竟然是经常到后台与我们闲聊天儿的一位很熟识的矿工!原来他是党的地下工作者!我站在欢乐的人群中思绪万千,从今以后,真的天下太平了吗?我们演员不再受人欺负了?我不知道!经常来后台与我们拉家常的这位矿工是好人,矿工领着这些战士进城,那战士们也应该是好人吧!

  我怀着猜疑、观望、好奇的心情走进了新社会。解放军进城没几天,就有军事管制委员会的干部找到我,见面头一句话是:“筱俊亭同志,你好”。听到这个称呼,我不知所措!回想起自己八岁登台,在旧社会闯荡江湖二十年,虽然唱出了名,走到哪儿红到哪儿,但花团锦簇的背后,是军、警、宪、特、地痞、流氓无休无止地欺负与纠缠,我尝尽了苦难,甚至一度想离开舞台。我没有想到从解放区来的“官儿们”竟这么亲切和蔼,他们询问我的身世、艺术经历,向我宣传党的政策,并亲切地告诉我:“新社会无论干什么工作都是为人民服务,唱戏的同样应该受人尊重,谁也不能欺负你们!”

  我心里豁亮了,干部们走后,就和大家商量着要用评剧形式反映反映解放的事儿,表示对新政府的支持!当时的戏班一没编剧,二没政府工作人员指导,我们艺人对蒋介石统治下的国民党政府深恶痛绝,于是就编排了一出《蒋介石接媳妇》。蒋介石是三花脸扮相,拿腔拿调地道白:“我乃蒋介石是也!”。我扮演的宋美龄身穿旗袍,头上蒙纱巾,打扮得很妖冶,张嘴就说唐山“呔儿话”。现在想来,这个小戏无论从唱腔到表演,都没有艺术价值可言,内容也十分荒诞,就是极力丑化蒋宋王朝,但在当时,我们确是极为认真、投入地演出,内心充满虔诚,充满翻身作主的喜悦。

  1949年1月,消息传来,家乡天津于15日解放了!我带着三十来人的戏班,边演出,边往家乡的方向赶。世道真的变了,我们无论走到哪里,各地政府都热烈欢迎,还免除演出税。我们也心情舒畅,在演出传统老戏的同时,还演出了从解放区传来的《血泪仇》、《九件衣》、《白毛女》、《官逼民反》、《逼上梁山》等“解放戏”。旧时代唱戏,就是为了养家糊口,到一个地方铆足了劲儿唱几天,人家给了钱就走人,进入新社会,我才懂得艺术是为人民服务的,为此演戏也就格外投入、动情。有一次我在芦台演出《白毛女》,由于我演的喜儿特别真实,台下成群结队来看戏的伤兵们受到感染,进入了剧情,待迫害喜儿的大地主黄世仁出场时,他们个个怒目而视,又喊又骂,有的甚至掏出枪,非要上台打死“黄世仁”不可。我怕出事儿,匆匆结束芦台的演出,去了汉沽。

  1951年7月,我应邀出关到锦州献艺,在靖安戏院连唱七个月的满园,受到极大欢迎,辽西省文教局的干部动员我参加革命,加入国营剧团——锦州评剧院。我当即严辞拒绝,旧社会戏班不养老不养小,女演员一过四十岁就被看成“人老珠黄”,穷困潦倒、冻饿街头甚至死在大街上的艺人时有所见。我穷怕了,入不入国营剧团无所谓,我得趁年轻多唱戏,多挣钱,攒够了钱买十亩地留着,等将来唱不动了,种菜园子卖菜养老。文教局的干部啼笑皆非:“等你唱不了了还能教学,国家给你开工资,你不用发愁!”我还跟人家理论:“国家养老?不唱戏有人给钱花,不可能!”

  经过文教局一再做工作,最终我在锦州参加了革命,后来并入沈阳评剧院。我演唱上的一些显著特点,在解放前就已经显现出来了,只是比较零乱、不系统,是新中国的建立,使我在旧社会几乎毁灭的别具一格的唱腔艺术进入崭新的境界。是新文艺工作者引导我懂得分析人物,懂得从人物性格出发设计唱腔与表演。解放后,我规范唱腔、定腔定调,先后创演了《罗汉钱》、《井台会》、《打金枝》、《穆桂英挂帅》,后来又结合自己嗓音宽厚的特点及发胖的身形条件,创演了《杨八姐游春》、《对花枪》等多个老旦剧目,形成一整套老旦表演体系。文革结束后我又自编自导自演了《小院风波》、《包公审太后》、《儿女情》、《卖油郎赶船》等多个老旦剧目,受到观众欢迎,其中《小院风波》拍成电视剧,风靡全国。

  时光水逝,转眼间我已经89岁了,退休后我回到故乡天津安度晚年。我是幸运的,我幼小经历军阀混战、日伪横行、国民党战乱,我走过来了,我看到了改革开放使祖国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巨大变化!党的政策好,我在家乡住着大房子,享受着国务院津贴,生活没有后顾之忧。我的许多老伙伴已经不在了,他们没能完整地看到一个任列强欺辱的旧中国是怎样日益强大起来。由于年岁大了,我近年登台演出少了,但我并没有离开评剧,经常不断有弟子、学生到我家来学戏,只要有人来,够条件,我敞着门地教。此外,我还一直在家人的协助下整理我的艺术人生资料,我有责任传承我的表演艺术,有责任记录下我所经历过的老演员、我所知道的评剧方面的史料,让如今的青年演员们知道我们这一代演员是如何艰辛地走过来的,让他们了解我们共和国奋斗史中有关评剧的一些插曲,一些片段,让他们倍加珍惜今天来之不易的幸福。(万江整理)
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120)| 评论(3)
推荐 转载

历史上的今天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7