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查看详情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筱(俊亭)派评剧艺术博客

襟怀袒荡 荣辱不惊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
佘老太君凯旋归来(二)  

2009-11-28 00:41:17|  分类: 默认分类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
 佘老太君凯旋归来(二) - 筱万弘筱 - 筱(俊亭)派评剧艺术博客

    上回书说到,佘老太君11月12日傍晚抵沈,那场面相当感人,一大帮人簇拥着老太太走出了火车站,那大雪花儿还浓浓密密的飘着呐,演艺集团的、沈阳评剧院的、老观众们,还有老太太我们,个个情绪激动,一路上欢声笑语,闪光灯频频闪烁,留下珍贵影像。大雪花儿飘着,我们嘱佘老太君戴上帽子,以免着凉。可老太太觉得那么多记者啥的一直在给她和身边的戏迷观众照相,觉得戴帽子形象不好,也不礼貌,一直坚持不戴帽子,还在雪地里特意停下来,请人为她和几位献花的热情观众合影,就这么迎着雪直到坐在车上。

    转天,这天本当静休准备演出的,可也没能休息。上午十点多老太太弟子腾文秀和老伴儿来看她,奶奶开心地与弟子聊了半天。中午我们去餐厅吃自助餐,老太太身披紫红大披肩,手扶拐棍儿,满头银丝,那份儿雍容华贵,真是不严自威,那派头儿就是跟一般人儿不一样,刚走到饭厅门口儿,那小服务员儿们眼睛就亮了,个个笑眯眯看着佘老太君,可能她们在想,这老太太咋这么威风。刚迈进餐厅,就从里面老远跑出一人,亲热地搀扶老太太。亲热地握过手后,奶奶笑眯眯地定睛看着这个人,我问:“看出来是谁没?”奶说:“没有!”我说:“宋丽!”,佘太君哈哈大笑,摸着她的脸说:“哎呀,宋丽啊,越来越漂亮啦!”宋丽这人不错,她同冯玉萍都是佘老太君当年苦心培养起来的新秀,多年来宋丽没有忘了老师的培养,每逢在演唱会上相逢,或是什么活动中见面,宋丽总是对佘老太君极亲热,也经常提及老太太当年为她创腔儿的往事。一个当红名角儿,能做到这一点,不容易啊!君不见那些所谓的大腕儿们嘛!啥也不说了!自助餐厅的沙发比较低,我得把双手放在奶奶腋下,抱着她坐下,我正费劲儿地抱呢,老太太突然哈哈哈哈放声大笑,说:“我想起了一件逗人的事儿。”我说:“您不说,我也知道是啥事儿?”她说:“啥事?”我说:“那年在海城您演《珍珠衫》,审王三巧那场,您跪地上唱,结果时间长了站不起来了,让人给抱起来的,就像我抱您这样儿。”老太太哈哈大笑:“是啊,小生先抱我,我那会儿比现在还胖呐,没抱起来。老生又过来抱,你说那台上台下不炸了窝地笑嘛!不过,观众就是可爱,我站起来接着唱,观众照样儿喊好儿。”我说:“您红呗,昨天下车时那热闹场面多感人呐!”老太太开心,食欲比较好,可能也是多年没吃东北酸菜的缘故,除了吃了点儿米饭和菜,竟然喝了三小碗儿酸菜白肉汤,一边喝一边说:“正宗东北酸菜”。

    下午我去拜望文化局离休的老干部王士笑老人,这老爷子特仔细,收藏了一百七十多个评剧剧本,也收藏着很多不同年代各个院团的评剧节目单,王老曾出版过《评剧剧目集成》这本书,内中收有几乎所有评剧剧目的主要内容,首演者是谁等等,我整理奶奶的相关资料,没少参考他这本书里的内容。老人家一直也比较支持我,所以这次回沈,说什么也得看看老爷子去,沈阳大街小巷到处是积雪,我跟老爷子在他不太暖和的小屋里聊啊聊,录下他评价佘老太君的影像,也翻拍了一些他珍存的有关佘老太君不同时期的节目单、剪报等,给我提供了珍贵线索,我有撰写《筱俊亭年谱》的打算,有了他的材料,我可以启发老太太回忆一些细节,均可以整理出资料。下午三点多,正谈得带劲儿时,姑父、大姨先后打电话给我:“四点前就回来,有记者团采访,你得接待。”原来是有记者纷纷打电话到演艺集团,说要彩访筱俊亭,演艺集团说老太太年事高了,没有精力一拨一拨接待,就给他们订好了时间,一起来采访。于是我赶紧翻拍王老的资料,四点前准时赶回。一会儿就来了十来位记者,辽沈晚报的、沈阳日报的、沈阳晚报的、还有电台的,有文字记者也有摄影记者。我们佘老太君早就“扮好了戏”,画了淡妆,大红毛衣,肩上搭了一条湖蓝色长的纱围巾,这些记者进来就猛拍一通,采访有四十来分钟,那四五位摄影记者就一直没停下来。老太太回忆了初到沈阳情况,以及她现在的快乐生活,又详细打听了她的几位老领导的情况。回沈前,老太太就跟我说想去拜望拜望老领导鲁坎老先生,可是,毕竟她年事高了,又下大雪,还要准备演出,哪有精力去啊!这位鲁老先生人特好,曾特意给我写信,嘱我整理好筱派资料,并说:“你在整理资料过程中,评价俊亭老师,不能光评价她是优秀的表演艺术家,她比别位流派艺术家高明之处还在于,她是戏剧家!因为她能编能导,她编了小院风波、包公审太后、卖油郎赶船等多个成功剧目,且她自己导演,自己主演。这是别位艺术家所不具备的才干!”,听记者说鲁老先生卧床了,九十多了,我本当代表奶奶去的,可是,也觉得不妥,怕打扰了这位高龄老人。上次佘老太君回沈领取感动沈阳六十年劳动功勋奖时,就曾在电视直播时说:“我的老领导、老朋友们,我岁数大了不能来看您了,在这儿问候您一声!”这次,奶奶依然遗憾她没能去看看这些位老人儿,记者采访完都走了,奶奶还又让我扶她追出去,嘱咐他们在报上问候问候谁谁谁谁几位老领导,我心说:“记者不可能在报上点名儿说筱俊亭问候谁谁啊!”但我也没有点破这些,怕老太太不开心。转天,这几家报都以几乎整版的内容,刊载了这次采访情况。
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248)| 评论(2)
推荐 转载

历史上的今天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8